家屬心聲──佩愉


  現在,回想那時佩愉開刀的過程,真的心有餘悸……。

  從佩愉出生就被告知要回診做檢查,當時我也沒想太多,當醫生宣布佩愉有心室中膈缺損加肺動脈狹窄時,心想怎麼可能!我這邊跟先生那邊都沒有人有先天性心臟病的病例,為什麼佩愉有?

  在這一年期間我們跑遍了好幾家大醫院:雲林台大醫院、雲林若瑟醫院、台中中國醫藥學院……,甚至還考慮到台北台大醫院求診。一個因緣際會,在網路上遇到一位媽媽,她的女兒也是跟佩愉一樣的狀況,而且出生日期還很相近;小女孩已在中山開完刀。那位媽媽跟我介紹來這家中山醫院給陳豐霖醫生看,她說這家醫生很有愛心,而且真正能體會我們害怕不捨的心情。

  我決定把我的女兒交給這位醫生,而且相信他的技術,因為沒有一位醫生能很有耐心詳細的解說病情,還拿出心臟模型出來讓我們更了解佩愉的狀況;做心導管時,我必需把佩愉交給護士,難過不捨的哭出來,陳豐霖醫生也不斷的安慰我,讓我知道不捨是一定會的,唯有手術才能讓佩愉重生。

  在住院這段時期,我也跟著佩愉住院,我住家屬休息室,因為佩愉從出生至今都是直接餵母乳也沒接觸過安撫奶嘴,而且也從未離開我一天,所以我擔心佩愉無法適應;這是做母親的擔憂,但也影響到了護士們的照顧,我真的對她們很抱歉,也感謝她們能讓我有彈性的在小兒加護病房直接餵佩愉喝母奶。

  從佩愉住院、做心導管、開刀、住小兒加護病房、轉普通病房共七天,在這七天裡我嘗盡了害怕、難過、不捨;甚至氣喘發作在急診裡,心裡還想著要趕快去餵佩愉喝母奶,這才發現我是那麼的愛我的孩子啊!

  現在我的孩子已重生,在出院後那幾天必須每天拍痰,即使佩愉哭,我也必須強忍著心中的不捨繼續拍,因為唯有徹底執行拍痰的動作,佩愉才不會有肺部的後遺症。

  從開完刀至今也有三個月了,現在我的孩子是個活潑、健康的小孩,這都要感謝中山醫院陳豐霖醫生的醫療團隊,讓我的小孩從無助中找到希望,並且讓她從見光明,那種撥雲見日的感覺真好!我真的鬆了一大口氣!也特別要感謝網路上那位熱心的媽媽,謝謝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