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心聲──筱晴


  一九九七年九月三十日,一個令人期待的日子,在毫無使用任何葯物和遺傳的條件下,剖腹產出我們家第一對的同卵雙胞胎,連醫生都覺得造物者的神奇,雖然是第二胎三個女生的情形下,全家還是很高興她們的到來,於是阿公興奮的帶著她們的生辰八字到算命的那兒取了個名字,姐姐是筱婷、妹妹是筱晴。

  正如一般的孩在滿月後到醫院做健康檢查,不幸的是醫生發現筱晴有心雜音,須轉到大醫院做詳細的檢查。在教學醫院醫生的檢查下被診斷為「心室中膈缺損合併肺動脈狹窄」,當我們還沈浸在新生命的喜悅時卻被這突如其來的厄耗所震驚。於是全家陷入愁雲慘霧中,而我更是整日以淚洗面。

  就在無法替筱晴受罪,只能替她找最好的醫生的前題下,開始了「筱晴尋醫記」,只要聽說那兒有心臟權威我和爸爸就帶她到那家醫院,每次去那些教學醫院就得花上二天的時間來回。第一天門診就等了三小時而超音波並不是主治醫生在看,因為小,所以每次照超音波都要吃鎮定劑,照完後就又叫你下週再來看報告,就因這些教學醫院都在北部,於是就得多花一天的時間來回。

  一天爸爸的朋友說他的小孩也是心臟病童,而且也開了刀,目前情況非常良好,建議我們去看看。但我認為台灣的大醫院:台大、長庚、振興、馬偕都有病例了,是否還要去中山醫學院呢?而朋友又是如此的肯定這位醫生,就在淯文爸爸的穿針引線下認識了陳豐霖醫生。陳醫生不但自己照超音波更堅持病童不用吃鎮定劑,讓我們非常認同。就在當下決定陳醫生為筱晴的主治醫生。陳醫生對病童的病情和家庭狀況非常了解,所以要我也帶她姐姐筱婷去看看,因為陳醫生說同卵雙胞胎的DNA相同怕也有心臟方面的疾病。原來筱婷是「心房中膈缺損」,但是會癒合不必擔心,聽了陳醫生的解釋才比較安心。

  在這一年半的時間中定期帶筱晴回診,按陳醫師的指示帶著筱晴成長,直到今年九月和陳醫生討論後認為,以目前的醫療技術筱晴的病情只有開刀一途。經歷了九二一大地震,懷著全家的不捨,終於在 十月一日推筱晴進開刀房。而一開就五個小時,時間彷彿在那兒定了格,一分一秒是如此的漫長,在外頭等待的我除了淚水還是淚水,陳醫生更在百忙中來安慰我。術後看著筱晴小小的身軀竟插上八根管子,嘴上因插了呼吸器想要喊媽媽而無法言語,淚水在眼眶中打轉,那種於心不忍、痛徹心扉,是我這輩子無法忘懷的。在加護病房的那幾天,護士小姐幫筱晴拍痰、抽痰、驗血,筱晴雖然痛苦,看得我亦是淚潸潸,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為她好,讓她早點縮短療程,謝謝護士小姐們無論在打針或是冶療時都能細心的安撫她定時的餵她吃飯,以致於在開刀期間筱晴反而增加了三百公克。

  如今看到筱晴活蹦亂跳,活力比過去好,食物更是來者不拒,抵抗力比從前好,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前幾天一向反對筱晴開刀的阿公突然說:「看到筱晴現在的情況和正常小孩沒兩樣,之前手術的決定是正確的。」聽到這句話心情頓時晴朗,兩年來吊在心中的石頭終於可以放下了。

  經歷了整個過程讓我了解到,只有選一個術業專精對小孩好的醫師才是最正確的抉擇。從當初懷疑陳醫師到最後相信、肯定陳醫師,箇中滋味我最能体會。奉勸各位父母不要像我一樣帶著孩子逛各大醫院了,那只會浪費時間及延遲孩子的病情罷了,只有選對一個好醫師才是唯一的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