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外科名醫心肌梗塞後領悟「醫師也是人」


2017-03-16 19:28聯合報 記者黃安琪╱即時報導
台大小兒外科主治醫師許文明說,心肌梗塞發作那天,他睡得特別好。記者王騰毅/攝影
台大小兒外科主治醫師許文明說,心肌梗塞發作那天,他睡得特別好。記者王騰毅/攝影

台大醫院小兒外科主任許文明的專長是兒童神經母細胞瘤,4年前急性心肌梗塞發作,回想那天,他卻直呼,「這是當醫師後睡得最安穩的一天,就在那一晚,一覺到天亮。」

許文明說,自己平常睡不好,擔心電話一響就有急診刀,小病童的手術在腦海中徘徊,一天平均睡6小時,有時失眠壓力大,胸口悶悶的,卻輕忽這警訊。工作量又極大,一周4天都在開刀房,一待超過12小時、門診排了近90名病人,教學、研究,身體就這樣累出病來。

2013年1月急性心肌梗塞發作的那天,許文明排了七台刀,早上動完三台刀後,胸口突然劇痛,彷彿一箭穿心到後背,麻醉科醫師替他量血壓、測血氧,休息30分鐘後感覺好多了,就繼續開刀。

替最後一位先天肺臟畸形的孩子動完刀,送進加護病房後,許文明趕去參加小兒科忘年會,大家拱他喝紅酒,喝完後他心跳好快,又被拱上台玩遊戲,當麥克風遞過來時,許文明只說了一句話:「胸好痛」,大伙以為他在開玩笑。

許文明走下台後,馬上就吐了,胸口痛到不行,在場醫師才驚覺不對勁,馬上陪他到隔壁的台大醫院急診室。當時心臟外科、內科醫師陸續趕到,很快判讀出他的左冠狀動脈前降枝和迴旋枝分叉處阻塞,立即用心導管吸掉血栓、放兩根支架後,他才感覺舒服多了,全程約30分鐘。

許文明說,如果當初不是在急診室旁參加年會,是在其他地方,無法趕上搶救黃金時間,可能救不回來了。

他笑著說,那天整個醫院幾乎都知道,叮嚀千萬別打電話給他,他才放下心來,於是一覺到天亮,這是他當醫師以來,睡得如此熟又安穩。

許文明表示,以前例行健康檢查報告,膽固醇那欄總是紅字,但高血脂沒有症狀,掛號看診又花時間,他也就沒特別追蹤,照樣一周排4天刀、2天門診,也不希望小病童等太久,手術排得很滿,從早上8、9點開始一路到晚上9、10點,下班回家才吃晚餐;每次門診近90名患者在等,看到下午3、4點吃午餐,還要教學、研究,保持假日巡房的習慣。

49歲就心臟病發作,許文明心肌梗塞發作後,沒有休養太久,大概3周就回到工作崗位,因為不忍心只剩一名醫師在輪班,但剛開始看診時,每看完一名患者就會喘不過氣、說不出話來,要休息一段時間,才能繼續。

現在持續吃降血壓、降血脂、抗凝血藥物,許文明坦承,妻子開始規定他,晚上10點前必須回到家,縮短工作時間。他想:「真的應該開始過人的生活了。」生病後有不同的體悟,「醫師也是人」。

病後辦公室多了一張簡易的折疊床,疲累時能暫時閉眼休息;以前從不運動,到剛生病時,在辦公室放雙運動鞋,有空到醫院16樓健身房運動,現在家裡也有一台健身車,每天踩30分鐘以上。

許文明體認到,該吃飯就吃飯、休息就休息,以前開刀時程排的很滿,現在會讓比較不急的患者,稍微排到後面開刀,最後一台刀盡量在晚上7、8點結束,早上安排較簡單的手術,讓午餐可以準時吃;晚餐吃完後,再繼續還沒完成的手術,不再工作到晚上10點才回家,縮短工作時間。

除了每3個月定期回診看病外,他將飲食調整成不再多吃肉,多吃蔬食,門診開始限號,從原本的一診90名患者,縮減到50名。但是,許文明坦承,「我幾乎每天離不開醫院」,就算周末假日,也會到醫院巡房,因為如果有護理師沒有警覺到的問題,我就能及時替小病童治療,讓他們不會因為疼痛難受。

許文明說,小兒外科負責18歲以下的孩童,除了腦、心臟和骨頭之外,包辦全身大小的外科手術,手術時間較短像疝氣、割包皮;手術長到10多個小時的神經母細胞瘤手術,動起刀來就像對著一顆橘子,必須剝掉果肉保留外面一絲絲纖維,一根都不能斷,因為這是連結生命的血管和神經,手術難度高。

但目前全台的小兒外科人力少,在台大醫院也僅有3名主治醫師,必須輪流值夜班,每年兒童罹患神經母細胞瘤約有20到30名,有一半的孩子,都是在許文明手下動刀,照顧好自己,才能繼續為他們看病。

新聞來源: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