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患心聲──心肌炎


心得:

  我的情形是在服兵役新訓時期,抽到南沙群島服役,故必須在上島前做一次詳細的健身檢查,其後才被診斷出有心臟病,症狀是:1.左心室擴大;2.射血分數32%;3.輕微二尖瓣膜脫垂。

  由於身體當時在活動並無不便,一樣能跑能跳能打球,所以也就沒那麼注意自己心臟的影響。直到有一陣子過年期間,那時大家多少都有一些感冒,而我因為過年期間去打了一場激烈的籃球,可能從那時起就和我身上的咳嗽一起潛伏在我體內準備發作,之後過年完一陣子有次晚上在看電視吃海苔時,不知是不是吃太多或吃太急,那天的胃感覺就脹脹的不舒服,再後幾天,這不舒適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最後終於求助醫生的幫助。

  首先是去家庭診所,再來是台中的醫院,最後才是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

治療過程及心情:

  在家庭診所的診斷中,醫生研判我只是胃酸過多,是感冒引起的,所以就只給了幾天藥給我回家吃,認為過些時日就會好了。但是其情況卻相反,有越發嚴重的感覺,只好再去看了趟家庭診所,可是診斷結果卻還是「可能是感冒引起」的,只再多幫我多打了二隻黃色的營養針。當下感覺不知是不是生理還是心理作用,是有好一些的感覺,往後再過幾天,情況越來越不樂觀,終於在後幾天去台中的醫院掛急診,只可惜也沒有檢查出病因就回去了。當天凌晨1點由於實在肚子痛到不行,所以請爸媽馬上帶我去XX醫院掛急診,在那裡有檢查胸腹部X光片及血液和糞便的檢查,在那裡等了兩個小時,那期間我便躺在病床上掛著點滴和爸媽等待結果,等出來的結果說糞便有感染,其他也沒下文,也只給了幾大包藥就回家。沒想到一回到家,又開始劇痛起來,痛到當晚我根本沒有睡覺,忍到了早上六點,再也受不了,去叫醒媽媽,跟她說明我的情況。因為之前媽媽也沒有遇過這種陣仗,所以她有些慌了,終於在下午時刻再去台中的醫院掛急診,這一次有向急診室的醫師說明情況不太好,所以他安排我住院。在住院期間,當天晚上因為入病院時主治醫生已經下班了,所以由住院醫師來替我做一些檢查,但是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所以當天晚上我大約隔個兩個小時就要打一支止痛針才有辦法稍微減輕痛苦。隔天主治醫師(腸胃科)來看診,順便替我安排了許多檢查,包括抽血、腹部積水等,直到這些檢查的結果報告出來之前,我就在病房內靜靜的等待醫師的來訪說明,到了下午,接近傍晚時,醫師來了並告訴我一個使我嚇一跳的答案,他說「這種心根本可能隨時都會停掉,只剩下換心這個方法了,不然沒救了。」

  當下我真是嚇呆了,可能是因為如此,所以當時有一小段時間我意識模糊,幾乎還有小翻眼,媽趕緊通知護士們來處理,只知道後來至少來了6、7個護士和醫生,用氧氣罩,心臟電擊器等等器材搬來,並且迅速將我送到加護病房。由於我在加護病房內病情完全不穩定,所以好幾次都痛到我想掙脫那些在身上的儀器,只想往外去,但其實也不知道想去哪。後來在一名醫生的解說下,讓我母親可以長期待在加護病房陪我,又在那撐了一晚上,到早上時,因為媽有找人找到中山醫學大學的小兒心臟科陳豐霖主任,所以就在隔天早晨由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這邊由我們自費派出救護車把我接往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急診室。在那裡醫師馬上替我診斷,看情況,並且提出對策來治療我的病。在第一天時我還需要戴著呼吸器,第二天進入手術室做心導管手術,做完後在回復期,漸漸不再需要呼吸器。並且再過了一天,醫師說回復情況不錯,可以讓我下來走走,這時感覺比再台中醫院時的情形好多了。接下來就等身體狀況再穩定一點,即可以拔除腿部的心導管和轉普通病房,還有當然積水也要處理完。

  等到在普通病房情況也不錯時,大概就可以出院休養了。

建議:

  心血管疾病不能小看,當有提早發現時一定要進行治療和定期追蹤,別像我一樣等到發病了還不知道是何原因,拖了一陣子才進行治療。這次真是我遇貴人,有好幾位幫了我大忙,不然我可能沒這麼幸運。也非常非常感謝陳豐霖醫師,從今以後,我會更注意自己的身體,也會提醒他人注意他們的心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