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患心聲──祖怡


還我年輕奔放的歲月──衛祖怡
大學新生體檢發現雙主動脈弓血管環

  我在澳門出生長大,由於很喜歡「語言」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方式,也希望可以幫助在語言的溝通上有困難的人,ㄧ直很期望自己能成為一個「語言治療師」來幫助患者,所以高中畢業之後便決定要來台灣繼續升學。 2010年考進了台中中山醫學大學「語言治療語聽力學系」,於九月初入學時做了新生體檢,有別於過去的體檢,中山醫大的體檢居然有心臟血管的超音波檢查,也因此解開了我在成長過程中一直以來的疑問──罕見的「先天性雙主動弓血管環」。

  在中山醫大做了電腦斷層之後,於重組的立體圖中讓我看得很清楚自己的氣管及食道都被壓得扁扁的,異常的雙側主動脈弓緊緊環繞及扣住氣管及食道,將食道扭旋成S型,自有記憶以來從不知道什麼叫做「吞嚥困難」,以為每個人吞下去的食物都是會先卡在胸前,然後「頸部要用力地」讓食物慢慢擠下去到胃裡。原來十八年來我連最簡單的一項動作——吞嚥食物、享受美食都比別人辛苦,一直活在吞嚥困難之下卻不自知這種情形叫做異常。於是當下我便決定開刀,手術後我才生平第一次知道吃東西時,食物會自然地順著食道快速溜到胃裡,這是多麼地神奇!從那時候起我開始能大口大口地享受美食,這是一種青春雀躍的幸福感!

  真的是「心臟超音波檢查」解開了謎底,手術後至今書寫這篇文章,我是非常後悔為甚麼沒有早一點發現病症,如果能夠早一點發現的話,我就可以再長高一點,高中的成績單也不會滿江紅,歌也可以唱得比現在好……。但幸好神安排我喜歡上語言治療、安排我到台灣來、安排我來中山醫大唸書,並且安排醫師團隊幫助我剷除掉這個纏繞著我十八年的夢魘,所以我要感謝神讓我有這個為祢作見證的機會。除此之外,我還要感謝陳豐霖醫師和他的醫療團隊,郭樹民醫生和小兒加護病房的護士小姐們,真的是很感謝這段時間以來,你們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

陳豐霖醫師解說

 雙主動脈弓血管環(Double aortic arch)由左、右兩側的第四對動脈弓持續存在,升主動脈於是分成兩支、環抱氣管和食道後又融合為一根降主動脈。
1. 雙主動脈弓多數是開放的,右側弓常大於左側弓,動脈導管和降主動脈在左側,偶爾雙主動脈弓中有一弓的管腔閉鎖。
2. 約有1/5的雙主動脈弓伴有先天性心臟病,如法洛四聯症,室間隔缺損、主動脈縮窄,動脈導管末閉,完全性大動脈換位和永存動脈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