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极限!全球最低体重微创经胸封堵手术记录在穗创造,2月龄女婴“补心”成功


心室中膈缺損現在也可以經由心導管手術栓塞完成,安全、恢復期短也避免小朋友身上留下了長長的刀疤,

陳小妹妹在出生46天的時候,經由陳豐霖醫師診治,心導管手術栓塞完成最小朋友心導管栓塞的案例

2015-11-27-news-%e8%87%aa%e7%94%b1%e6%99%82%e5%a0%b1-vsd%e8%a8%98%e8%80%85%e6%9c%83-1

1503912687790095870

2017-08-27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 实习生何碧媚 通讯员彭福祥、李绍斌      编辑/何家

2月大的女婴小周一出生就无法正常呼吸,被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且心脏上的“洞”直径接近8毫米。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8月27日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获悉,由于孩子的体重仅为3.5公斤,血管太细,手术中无法采用心外科手术常用的体外循环,也不能采用心内科介入治疗,最终,心外科张希教授团队打破常规,采用微创经胸封堵手术的方式,成功帮她“补心”。

经文献报道查询,此项手术救治的孩子,是全球运用微创经胸封堵术成功治疗先心病的年龄与体重最小的婴儿。

二胎宝宝一出生就有异样

小周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小周在妈妈肚子里曾做过超声检查,但当时没有发现异常。“她一出生,就表现得与我2岁的大女儿很不一样。”孩子父亲周先生说,大女儿出生后哭声响亮,小女儿一张口却没声音,脸憋得紫红,不仅呼吸困难,喝奶也没力气。

待小周满月后,家里人带她四处求医。有家大医院的心外科医生明确告诉周先生,孩子不治就会死亡,但是进医院要等上2-3个月,等孩子长大一点,才可以在心脏上动刀。但是,小周出生一个多月后,体重不增反降,由出生时的3.6公斤下降至3.5公斤。周先生担心再拖下去,孩子等不及,便辗转找到在国内率先开展新型微创先心病手术的中山一院心外科学术带头人张希教授。

8月4日,当小周被爸爸抱到医生面前时,诊断结果相当不乐观: “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膜周部),心脏彩超显示,患儿室间隔缺损达接近8毫米,跨隔压差 36毫米汞柱”,属于“大分流量室缺”,严重影响正常的心脏血液供应。

“这个孩子的心脏室缺部位在肺动脉和主动脉之间,直接对着肺动脉,缺口距离主动脉瓣边缘不到2毫米。”张希教授解释,心脏分成两半,如同各自不通的两间房间,房间里的压力和血的含氧量不同,左心的压力和含氧量高于右心。患儿由于先天性心脏室缺,即左右心房间穿了个孔,如同两间不通的房间开了一个窗,血液会从压力高的左心流向压力低的右心,逐渐地右心血增多,肺循环的血量也随之增加,结果导致肺血增加。

“室缺越大,血分流量就越大,造成肺血更多,孩子会出现反复的肺部感染、心衰等问题。”张希教授判断,缺口不大的室缺,考虑到孩子身体对手术的承受能力,医生一般建议在学龄前做手术,但是小周的病情太过严重,必须及时手术干预。

“小鸡蛋”上动刀  医生左右为难

对付室缺,常规的手术方法是建立体外循环,在心脏停跳的状态下直视手术修补室间隔缺损,再让心脏恢复跳动。但是,小周的年龄和体重太小,心脏大小仅相当于一只小鸡蛋,手术操作空间有限,且体外循环直视手术体外循环后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脏器功能损害,如果需要心脏停跳的话影响更大,太小的宝宝恢复慢,风险太高,患儿年龄过小,不会咳嗽、咳痰,围术期容易出现肺部并发症,加重病情。因此,心外科医生建议考虑微创封堵手术。

然而,问题来了。如果由心血管内科医生采取介入封堵手术,由于孩子的血管太细,无法经血管植入封堵器,且介入手术中需照射较大剂量X射线,对孩子会有一定影响。经全科医生讨论后,张希教授决定采用微创经胸封堵治疗。具体来说,就是在超声心动图的引导下,在孩子的胸口上开一个约1.5厘米到2厘米的小切口,置入封堵器,堵住心脏缺口。这种新型微创先心病手术的创伤小、恢复快,手术切口隐蔽,且不需要输血。

不过,微创经胸封堵术要使用“经食道超声心动图”监测,而该技术对孩子的体重有要求。中山一院超声心动图室林红主任等专家讨论后认为,经食道超声心动图小儿探头对患者体重要求的下限是3.5公斤,小周的体重刚好3.5公斤,“再轻一点就做不成了。”

 中途换封堵器 手术有惊无险

8月18日,小周在全身麻醉的状态下,接受经胸小切口室间隔缺损封堵术。术前,麻醉科袁宝龙教授顺利放入经食道超声心动图探头,全程实时监控心脏的状况。张希教授选择患儿胸部剑突正中划下一道长约1.5厘米的切口,剪开心包后,经食道超声心动图的引导下,用导针穿过室缺,确定室缺大小和位置,很快就安置好输送鞘,顺利植入最小号的室间隔缺损封堵器,经食道超声心动图确认封堵良好,无残余分流。

然而,因常规室间隔缺损封堵器较大,虽然没有影响到心脏瓣膜开放,但小周的心脏是在太小了,室间隔封堵器把左心室流出道的一部分堵上了,孩子马上出现血压减低。经过权衡利弊,医生紧急决定确定收回封堵器,重新换用更为轻薄的“偏心型室间隔缺损封堵器”再次封堵缺口,顺利成功。此次手术从切开皮肤到关闭伤口仅用1.5小时,小周术后即清醒并在手术室拔出气管插管,真正做到了“快速外科”。

“给这么小的孩子做手术,一点错都不能出。”中山一院心脏外科熊迈副教授说,小周室缺的位置接近于心脏的横截面正中间,周边有很多重要重要组织,比如主动脉瓣,三尖瓣在旁边,不远处还有二尖瓣,房室间的传导组织也从那经过。

 小周能正常喝奶了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获悉,小周恢复良好,现在每次能进食60-80毫升牛奶,比术前有明显改善。手术后不到一周,孩子体重就增长半斤 。“孩子恢复得很好,一天天长大,能躺平睡觉,哭声也很洪亮,”周先生说,全家人对医生无限感激。

手术后小周还需服用半年的阿司匹林,避免形成血栓。“围产期妈妈一定要做超声,听胎心是听不出来的心脏问题的!”张希强调,有些地方的产检超声检查并不包括对胎儿的心脏彩超检查,孕妇应在妊娠20-24周时检查胎儿超声心动图。

【新闻知多D】“补心”三大途径各有优缺点

先天性心脏病是最常见的先天畸形之一。据中山一院心外科张希教授介绍,我国活产婴儿先心病的发病率为千分之6到千分之14,每年大约有15万先心病患儿出生,其中室间隔缺损占到大约一半。

先心病患儿易罹患肺炎、心力衰竭、肺动脉高压、感染性心内膜炎等,严重影响患儿的生长发育。随着病情的进展,患儿肺动脉压力持续升高,若贻误治疗,终将发展为“艾森曼格综合征”,患儿将失去常规手术治疗的机会,必须进行“肺移植+心内矫治”或心肺移植方能生存。

据中山一院心外科熊迈副教授介绍,现有先心病治疗方案主要有传统外科手术、内科介入治疗以及近年来发展迅速的外科微创手术,各有优缺点。

传统外科手术:需在胸口开一道二十至三十厘米的切口,通过建立体外循环完成补心手术,但由于切口很大,会遗留明显的手术瘢痕,同时延长住院时间。

心脏介入术:手术时间短,创口小,但由于全程借助X射线,虽然有一定防护,但医患仍需暴露在辐射环境下。介入封堵术更适合治疗简单先心病,万一遇到意外情况,还需要转为外科传统手术。

心脏微创手术:借助超声心动图引导,免除了体外循环支持和X射线暴露的风险。由于手术切口小,时间短,一旦术中出现意外情况,可以及时改为体外循环手术,从而保证了患者的安全。但该手术有禁忌症,适合治疗室间隔缺损、房间隔缺损和动脉导管未闭。以往认为,适合手术的患者应在一岁以上、体重超过八公斤,室间隔缺口在1厘米以下,房间隔缺损在3厘米以下,心脏没有合并其他畸形。

此次,中山一院成功为仅有2个月大、体重3.5公斤的患儿成功实施“经胸封堵手术”,在全球创下年龄与体重的新纪录。

新聞來源:廣州日報